當前位置: 首頁 > CEO專欄 > 開聊8:30 > 113期
想要中國芯,或許這是最好的時代【開聊FM】
2019-05-28
1148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“開聊八點半,與開興每周開聊熱點話題”


今日簽】

 

開興:大家好,我是金斧子創始人CEO張開興,《開聊八點半》又與大家見面了,每周聊一個私募行業話題,花幾分鐘時間學習一個私募小知識。本期節目開始之前,照例一句金斧子今日簽送給大家惶者才能生存,偏執才能成功”,這句話來自華為創始人任正非。與大家共勉!

 

【話題引出】

 

珊媛:從美國公布制裁華為,到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發布致員工的內部信,再到任正非接受央視采訪,這幾天網上都被刷屏了。

 

開興:是的。最嚴重的情況是,華為無法再向美國公司購買芯片等產品而且,英國技術公司ARM要求員工停止和華為及其下設機構之間的所有合同、技術支持和業務往來。這些都將芯片產業推至風口浪尖,一場新時代的長征,開始了。

 

珊媛:嗯,我們知道中國企業在硬件(芯片)和軟件層面(操作系統)都受制于美國,華為就是其中之一,除了芯片向美國購買,華為旗下海思設計的許多芯片都是使用ARM的基礎技術制造的。雖然華為回應稱具備長期自主研發ARM處理器的能力,但大家還是很擔心。

 

開興:芯片是一個龐大的產業。據統計,2016年全球芯片市場達到3389億美元,中國占32%,達到1072億美元,成為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費國。珊珊你剛提到ARM的設計,這是當前大多數移動設備芯片的基礎,全球超過95%的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都采用ARM架構 ,2014年基于ARM技術的全年全球出貨量是120億顆。華為海思是國內芯片設計企業領先者,但其核心架構由ARM授權大家之所以擔心,是因為技術只能迭代演進,如果不是耗費十多年時間從零開始技術積累,是不存在一步登天的情況的。

 

珊媛:所謂芯片,就是內含集成電路的硅片,它分為幾十個大類,上千個小類。制造一塊小小的芯片,涉及50多個學科、數千道工序,包括設計、制造和封裝三大環節。目前全球五大芯片制造地——美國英特爾和高通)、歐洲荷蘭ASML光刻機)、日本、韓國三星)、中國臺灣開興你來給我們說說國內的芯片企業發展狀況吧。

 

開興:好的。目前,國內僅有中科院的龍芯和總參謀部的申威擁有自主架構,前者用于北斗導航,后者用于神威超級計算機,民用領域基本是空白。

 

除了我們前面提到海思,芯片制造業有一個遙遙領先的龍頭企業,一己之力占據世界芯片代工的半壁江山——中國臺灣的臺積電。芯片制造,大陸最先進的是中芯國際,中芯國際將于今年量產14納米。而它們的競爭對手,三星、臺積電等巨頭已經或即將量產7納米。

 

封測方面,是目前國內最接近國際水平的領域,長電科技收購新加坡星科金朋后,躋身全球第三。但全球封測中心在臺灣,以日月光為首的臺灣企業,擁有50%以上的市場份額。

 

關注點】

 

珊媛:我們今天所說的芯片實力,關注的芯片企業,則更多是指芯片設計。當初華為想要做手機,可那時的手機芯片基本都是西方的,任正非有所顧慮:如果要做手機就得把心臟攥在西方的手上所以,海思由此誕生。

 

開興:沒錯,現在所謂的5G芯片、AI芯片,不管是巨頭還是獨角獸,基本也都是著眼于芯片設計大家知道芯片設計很難,但具體難在哪?首先,企業要確定芯片種類和用途,在此基礎上選用恰當的設計架構。其次,要付出高昂的成本,來購買設計工具EDA軟件,它可以輔助電路設計提高效率。遺憾的是,美國的三家EDA企業幾乎壟斷了全球EDA市場,華為海思每年為此付費在千萬級別。

 

我們知道,手機芯片的設計,不同于電腦芯片,要考慮的點甚至更多。因為設計架構歸屬方的不同,手機芯片的市場競爭激烈程度也遠高于電腦芯片。 早年,雷軍也曾有過芯片夢,燒了無數經費也沒換來澎湃系列的“量產”。

 

珊媛:是的,華為在初期也經歷了慘敗,從K3V1到K3V2,再到2014年八核芯片麒麟系列問世,才終于在手機芯片領域走出了自己的路。

 

開興:遙想K3V1出來的時候就被市場教育得體無完膚。能耗和兼容表現都很差,沒辦法,被自家手機放棄,只有山寨機愿意用它。

 

又過了三年,海思用盡全力做出了K3V2,成功的安在了華為D1四核手機上。2012年是四核ARM的爆發年,K3V2是中國大陸首個四核心智能CPU,市場期待很高,但K3V2的能耗問題依舊堪憂,被失望的用戶調侃為“暖手寶”。之后兩年時間海思沒有再出新芯片。于是后來的D2手機也用了這款芯片,結局亦是慘淡,D3手機更是胎死腹中。

 

等于說海思的K3V2芯片,成功拖死了華為的D系列手機,K3系列再無續章。

 

直到2014年,八核芯片麒麟系列問世。以麒麟910為始,麒麟系列一掃K3系列的頹勢,掀起了一段波瀾壯闊的逆襲。

 

一直到今天的麒麟980,海思氣勢如虹,制程達到了全球最領先的7nm,性能與功耗的平衡也堪稱業界絕佳。

 

珊媛:一路走來正印證了那句惶者才能生存,偏執才能成功”,可以說任正非的堅持和何庭波團隊的負重前行,很可能決定了華為未來的生死存亡。 

 

開興:沒錯,不被逼到絕路,很難有所作為而在芯片領域,這個“絕路”可能先一步到來,并且追趕的機會也并不那么渺茫。中國,對多數企業而言,最有機會以弱勝強的領域,還在于AI芯片。

 

珊媛:這條賽道能這么火熱,既得益于中興事件引發的對中國“缺芯少魂”的民族情緒,更得益于AI的特殊性。

 

開興:是的。AI至今經歷了三次浪潮,之前已經有了兩輪鋪墊,這一次又爆發于互聯網浪潮興起后,在此基礎上引發了激烈的商業和技術革命,因此顯得格外劇烈。

 

可以說,AI芯片幾乎是一個另類的領域。不說是一片空白,但它至少很新,給了AI芯片從業者們“回到過去”重新競爭的機會。其中更有國家隊的身影和為科技創新注入新活力的科創板問世,在這條賽道上狂奔的企業,主要分三類:針對自身業務開發AI芯片的巨頭,比如阿里、華為、特斯拉;針對自身業務開發芯片的AI創業企業,比如這兩天靠著發布芯片登上新聞聯播的依圖;還有一類就是AI芯片創業公司。

 

細數半導體行業,PC時代誕生了英特爾,移動互聯網造就了高通和蘋果,5G和人工智能時代這個全新的機會,誰又成為霸主呢?

 

珊媛:互聯網已經誕生了無數的巨頭獨角獸,下一顆未來之星難保不會是芯片企業5G時代AI時代我們沒有理由不奮起直追想要中國芯,或許,這是最好的年代

好的,感謝開興今天的話題分享。感謝各位的收聽,下期再會。


持牌機構 / 強大股東
天空心水彩票资料免费 拜城县| 丰宁| 双鸭山市| 鄂托克旗| 祁东县| 鄢陵县| 武强县| 保康县| 信丰县| 林口县| 昌邑市| 洛宁县| 神池县| 张家港市| 栾川县| 孟州市| 房产| 米脂县| 湟中县| 吉安市| 息烽县| 白朗县| 明星| 迭部县| 泰兴市| 郎溪县| 乌鲁木齐县| 高陵县| 平原县| 右玉县| 凉山| 雷山县| 德兴市| 寻乌县| 孝昌县| 眉山市| 冀州市| 湛江市|